bokee.net

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BAT霸市、獨角獸兩難、小公司將死:人工智能如何打破僵局?

   AI投資熱潮已褪去,投資人變得更加理性,資本迅速向AI頭部公司集中,小型AI公司生存艱難。AI獨角獸們雖不缺資金,但技術焦慮、落地場景局限、變現困難讓他們坐立不安。部分獨角獸們選擇站隊BAT求生;不站隊的AI獨角獸也要艱難尋找生存空間。具有先天優勢的BAT又成為了AI領域的霸主。

 
  9月已經秋高氣爽,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依然熱火朝天。
 
  在9月17日開幕的這場大會,盡管大會匯集了包括亞馬遜、微軟、谷歌國外三巨頭,商湯、曠世等AI獨角獸公司,但輿論的焦點似乎還是集中在阿里巴巴、騰訊和百度三家巨頭的掌舵者身上。
 
  在主題演講中,馬云中大談人工智能在未來三十年對傳統制造業的改變。馬化騰再次強調,人工智能是“大社交”時代鏈接人與物、人與服務的百億市場的重要基礎。而李彥宏則認為,AI時代已經全面到來,“未來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可以宣稱自己和AI沒有關系”他說。
 
  BAT全面擁抱 AI,對其它人工智能領域的從業者來說,喜憂參半。
 
  驚喜的是,BAT帶動了整個人工智能行業的風口。2017年,人工智能領域異軍突起,成為*受資本關注的大方向,這一賽道也同時出現了近十家獨角獸公司。
 
  “中國人工智能創業公司占全球9%,但拿到全球48%的融資,超過了美國排名*。”昆仲資本創始人合伙人姚海波提到。
 
  然而到了2018年,憂從中來,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開始呈現兩極分化:一面是錢荒,募資難、機構缺錢。另一面卻是BAT、軟銀等大的投資機構,正在不斷為獨角獸輸血,商湯、曠視、地平線等公司不斷刷新著融資記錄。
 
  德同資本合伙人陸宏宇認為,從長遠來看,相比其它行業,人工智能的變現滯后,尤其是現在募資難的環境下,要募集一個人工智能基金,可能意味著很難回收成本。
 
  這背后原因是,好標的太少,資本快速涌向頭部公司。這種趨勢下,馬太效應開始顯現。大量中小型AI創業公司面臨融不到錢、熬不過冬的窘境。AI獨角獸們雖然不缺資本追捧,但技術焦慮、落地場景的局限和變現困難,也讓他們坐立不安。一些獨角獸選擇站隊BAT,以求獲得更多生存空間;也有AI獨角獸拿著從BAT或VC融到的資金頻繁投資,布局垂直行業,向平臺轉型。那些還在BAT圍城外的AI獨角獸還在做與BAT的奮力抗爭。
 
 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2017年底接受采訪時曾提到,未來3~5年是人工智能*關鍵的格局確定窗口期。在這3~5年,誰能讓人工智能應用真正形成規模、讓應用落地,誰就能在未來智能產業中占*機。但目前看來,留給AI創業公司的時間可能沒有那么長。
 
  BAT圍城,站不站隊?
 
  出門問問的總部位于北京中關村,會客室被打造成了一個家居生活場景。與來訪者對話的過程中,李志飛會隨手從桌子上那起一款智能音箱、耳機或是手表,現場演示。
 
  2017年底,出門問問研發了自有品牌的智能音箱,但那時,智能音箱領域已經是一片紅海。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的報告顯示,2018年Q1,中國市場一共賣出近180萬臺智能音箱,其中110萬臺來自阿里巴巴,接近60萬臺來自小米;在全球范圍內,他們的銷量僅次于谷歌和亞馬遜,分別位列第三和第四位。天貓精靈和小米音箱售價分別為499元和299元。而出門問問這款Tichome智能音箱定價為14000元左右,在國內總銷量占比遠不到1%。
 
  “我們不會降價,也降不起。”李志飛提到,“當補貼成為游戲規則,我們作為上游的算法商幾乎沒有競爭力,淪為渠道的打工者。”
 
  李志飛和團隊只能另辟蹊徑,在B端尋找機會。2017年,出門問問和臺灣遠傳電信達成合作,共同推出了“遠程問問”智能音箱,為臺灣本地的語言習慣做了語音配適。同時,出門問問也與合作方自如、綠地集團、華潤置地等嘗試在智能音箱的落地,解決顧客不同場景下的需求。
 
  今年,出門問問相繼推出了智能耳機、新款智能手表TicWatch2 等可穿戴領域的新產品,在京東、亞馬遜等平臺上獲得了不錯的銷量。
 
  “我們的粉絲叫T粉,他們會經常在群里討論*新的產品。我也會經常翻看留言”李志飛提到,“做技術出身,對產品想得不夠周全,看了他們的建議,我們才會想到,比如要提高手表防水性能、耳機盒子等問題。”
 
  但相比米粉、果粉,T粉這個群體仍然非常小,多以一、二線城市的極客群體為主,相比之下在海外市場更受歡迎。今年7月,出門問問的新款智能手表TicWatch2在亞馬遜Prime Day(會員日)創下了穿戴類硬件銷量的*名。“歐美的很多年輕人會更關注產品的設計和性能,而不會過多關注品牌。”李志飛說。
 
  李志飛強調,出門問問從創辦以來,一直把重心放在C端。但國內的現實是C端產品或服務需要C端大數據作為基礎,這些大數據主要掌握在BAT、京東、新浪等互聯網頭部企業,因此,爆款產品主要產自于BAT、小米等巨頭。對于初創的人工智能公司而言,進入C端的壁壘更高,起步愈加艱難。
 
  智能音箱的爭奪,只是BAT等大型互聯網公司搶占人工智能公司發展空間的一個特例,更多的爭奪聚焦在B端。
 
  百度是BAT巨頭中*先入場人工智能的公司,2012年,百度就已成立深度研究院,發布了語音產品,2013年開放平臺已經上線,并于2016年全面轉向人工智能。騰訊入局*晚,但發展迅速。馬化騰曾公開表示,人工智能已站風口,公司內部已有超過4個團隊在進行AI研發。這讓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創業公司,甚至獨角獸,都面臨著強競爭。
 
  2017年12月,百度宣布語音技術全系列永久免費,并很快宣布與與美國芯片研發商高通等知名企業展開合作。AI免費戰升級,這對科大訊飛、出門問問、云知聲等獨角獸企業打擊巨大。
 
  語音識別領域的“老大”科大訊飛在過去幾年發展飛速,尤其在產品落地上號稱成果顯著,市值一度上升至千億元。僅 2017年上半年,科大訊飛簽約渠道數就從70多個爆增到200多個。2017年10月,科大訊飛首次舉辦開發者大會,宣布斥資10.24億元,建立基金扶持開發者,以加速構建自己的業務生態。
 
  但這些努力,在百度的開放政策下,顯得很難招架。2017年底,據AI財經社報道,國內一家排名前五的手機企業,由科大訊飛轉投百度,決定在其旗艦機上接入百度的免費語音技術,這直接導致科大訊飛丟失2億美元的訂單。
分享到:

上一篇:BAT二號人物進入交接棒時代

下一篇:

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熟妇的荡欲|337p日本大胆欧美人术|被征服到高潮的娇妻精品小说|任你躁欧美一级在线精品